如何评价韩剧《德鲁纳酒店》?

发布日期:2021-08-10 16:39    点击次数:221

回答1:

甜中带点鬼,韩剧版奇迹暖暖。女鬼社长IU,在线坟头发糖。服饰是真漂亮,在短短的16集中,酒店女社长张满月总共更换了一百多套造型,从干练职场风、复古风小洋装到高丽传统服饰应有尽有。

虽然有悬疑元素,然鹅,屡次送《德鲁纳大酒店》多次上热搜的并不是特效OR悬念,而是女主李知恩华丽丽的换装秀。发型、妆容和美甲也随着服装一直变化,简直是视频版奇迹满月在线换装,更厉害的是每一套造型都风格鲜明而且美爆。不过,别光顾着看换装秀,这部剧的细节彩蛋还远不止这些。

1.性转版美女与野兽。

这个细节比较显眼,看过迪士尼版《美女与野兽》动画的人应该都能get到。男主的父亲在昏迷时灵魂不经意游荡到德鲁纳酒店,摘下了灵树上的花,因为被张满月视为小偷,被迫和女主定下契约,把自己的儿子具灿星“卖”给了酒店,而具灿星正是能解开诅咒的那个人。除了性别转换,和原版《美女与野兽》的故事几乎一模一样。

借用童话梗,正是《德鲁纳酒店》开篇童话感的来源,只不过后来的走向,越来越暗黑了……

喜欢借用童话、传统神话的梗,重塑一个都市奇幻故事也是《德鲁纳酒店》的编剧洪氏姐妹的拿手好戏,2017年借梗《西游记》的都市奇幻剧《花游记》也是她们的作品。

2.沙漠戏致敬港片武侠。

开头为了交代女主张满月千年女鬼身份的由来,专门安排了一段沙漠戏。可众所周知韩国境内并没有沙漠,毕竟朝鲜半岛属丘陵地貌,即使是放在一千年前的韩国也依然不存在沙漠,可导演还是安排了这段沙漠戏,也是一条女主与男二的感情线。

由此可见,这场沙漠戏应该是致敬香港武侠的某些桥段。而香港武侠以大漠为背景的戏有很多,比如《东邪西毒》《新龙门客栈》,仅举例《新龙门客栈》做对比。

3.中年神仙偶像天团——麻姑神团。

剧作里一直没正面介绍,贯穿全剧,在张满月的命运上动手动脚,阴魂不散的麻姑神到底是什么神?韩国对于麻姑神的信仰,还是由中国输出传播的,这就要从中国的古神话说起。麻姑神是中国道教神话里的一位女神,相貌年轻美丽,是一位掌管长寿的神仙。在道教的神仙体系中长寿之神分为两种性别,男性神就是鼎鼎大名的彭祖,而女性神就是麻姑。

根据葛洪《神仙传.麻姑传》记载,麻姑是个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,但曾目睹了大海三次变成陆地。相传一年的3月3日这天,王母娘娘举行生日宴会邀请诸位女神参加,麻姑就带着自酿的灵芝酒献给王母娘娘,这个故事被称为“麻姑献寿”。

但是,在《德鲁纳酒店》里,麻姑神不单不年轻,而且已然头发花白,一副中老年妇女的模样,她代表的也不再是长寿,而是有十二个不同的神职。剧里对麻姑的设定是:往返于人间和阴间,掌管生死苦乐的女神。而且,麻姑不再是一位神,而是有12个一模一样的同名分身,剧尾的彩蛋里,麻姑神也说:我们姐妹12人从未聚齐。

剧中并未展现12位麻姑神的形象和神力,但是也展现了足有六位:

第一位,卖花的麻姑神。也是剧中最常出现的一位,职责类似于孟婆,主要是引导亡灵走上轮回之路。对张满月施加惩罚,引导具灿星去德鲁纳酒店的,也都是她。

第二位,给具灿星送药的麻姑神。看起来像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女班主任,其实却是最温柔和善的一个,她掌管医药,负责治愈。

第三位,马卡龙粉的麻姑神。她的神职类似月老,主要是撮合姻缘和斩断缘分。就是这位很恶趣味的把张满月和具灿星、延宇和松子公主这两对撮合到一块去了……

第四位,黑衣麻姑神。同样不苟言笑,是女死神一般的存在,主管惩戒,作恶的人或鬼她都归她管,一切不当的言行都要找她偿还代价。在剧中,她给男女主找了不少的麻烦。

第五位,代表财富的麻姑神。她的神力类似财神,只要和她接触就能变得富有。德鲁纳酒店也是在她到来之后,生意越来越兴隆的。

第六位,代表贫穷的麻姑神。神力和上一位相反,谁遇着她就要受穷破产。剧里张满月就是在遇上她之后沉迷赌博险些破产的。

盘点下来,整个是一个中年神仙天团啊……期待12神天团早日合体。

4.房间号的数字暗示。

这个彩蛋也比较好找,13号房间象征着“不详”,因此住在这个房间的女客是怨念最深的、最危险的。13号房的女客,对人类抱有无差别的恨意,平时总是躲在柜子里鬼笑……看前面各种各样的鬼怪还不见得有多害怕,但是她出现的画面,每一帧都让人留下心理阴影。

这个女鬼生前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,后来从13号房出逃,四号麻姑神给干掉了。

连这种危险麻烦又不赚钱的客人都接,说明张满月社长还是蛮有社会责任感的嘛……

另外,德鲁纳酒店的生者都住进了404号房,这个房间只要入住就不需退房,因为“404=not found”。

(编剧的冷笑话,冷得人脊背发凉……)

为什么进了404的活人都不用退房呢?其实是因为,德鲁纳酒店退房就要去阴间报到了,所以鬼出房间-退房,看到的还是德鲁纳。同时,酒店中存在大量的幻象,比如俯瞰城市的夜景、海滩一般的泳池区,人类客人进了404号房,看到的其实是幻象,再出来就会自动传送到仁川的一家酒店的走廊。

5.张满月打卡的“网红”美食店真实存在。

看过这部剧,一定对张满月工作当前,不忘去美食店打卡的从容印象深刻。本以为是剧里的各种网红美食店只是节目效果而已,没想到,全都是真实存在的。

首先,张满月一直追随的美食家金峻铉(金俊贤)就确有其人,是韩综《好吃的家伙们》的嘉宾,在电视剧播出后,IU的INS上还更新了一张金俊贤亲笔签名的照片,附文“迷死人的金俊贤,德鲁纳酒店,金俊贤”。

黑色美甲+浮夸装裱框,非常满月style了。

其次,就是剧里的各种饭店了,已经可以确认的真实网红店有数十个之多。比如张满月恐吓具灿星“如果打样的话,也要让具灿星的眼睛闭上”的包子店,同时也上过《好吃的家伙们》节目,“听说金俊贤一口可以吞五个”也是节目中真实存在的。

另外,让人看着就流口水的红豆粥店、具灿星通过“端咖啡,一滴不撒”测试的店、张满月打卡的生鱼片店……全都真实存在。感觉从剧里发现了一款电视剧+美食变现的商机……

6.这辈子卖花,下辈子漂亮。

花在这部剧里的出现率超高,有一开始具灿星爸爸从庭院里摘到的月见草,还有麻姑神和亡灵手里拿着的百合花。

关于月见草的花语之说,有种说法,当女性以月见草相赠于男性时,就代表‘默默的爱’,还有一种常见的说法,一颗自由奔放的心灵,喜欢无牵无挂地自由闯荡,不会要求长期的幸福,一刹那的激情更能诱发您的热情,感情上您吹的是无定向风,对于异性从不强求。还有人说月见草的花语是“沐浴后的美人”魔法。

虽说花语很曼妙,张满月每年生日给男主送月见草,还是有点恐怖,简直是养成系的:I’m wacthing you 的感觉。怪不得每次男主都把花给扔了……

至于麻姑神提篮的里的白百合,大家应该也注意到了,每一位逝者在前往三途川前都会获赠一朵。纯洁无暇的白百合象征着心愿的了却,拿着白百合投胎,就会投一个好胎,获得下一世的幸福。剧中金宥娜最后找麻姑神求来的一束花的作用也正是如此,一朵花就是一世的幸福,一捧……可以生生世世都幸福无忧了。

7. 致敬奥黛丽·赫本。

戏里因女主是活了千年的艳鬼,平生除了吃就是买买买,造型必定是一大看点。在第 5 集里,张满月的一套小黑裙造型,正是致敬奥黛丽赫本在《蒂凡尼早餐》里的经典造型。

8. 致敬日漫《甘城光辉游乐园》。

漫迷们应该都对这部奇幻职场搞笑于一体的动漫不陌生。动漫的开篇,女主就从她穿着短裙的大腿中,拿出了半米多长的鸟铳。将男主逼在墙角,并威胁男主星期天去约会,如此玄幻的剧情也发生在《德鲁纳酒店》里。

作为灵界的掌管人,张满月为了帮女检察官复仇,在市长演讲当日,身穿紫色华服,拿着复古枪支射中了恶人的心脏。

9.超豪华的配角阵容。

第1 集里,为了给儿子买生日礼物而惨遭意外的老爸,正是演员吴志昊,曾与韩艺瑟合作过《梦幻情侣》,与金南珠合作过《贤内助女王》,也是韩国家喻户晓的演员。

第 3 集里,饰演巫师的黑衣男子,正是李准基,据说是因为李准基与 IU在合作《步步惊心》时私交甚好,答应客串了巫师一角。不得不说是个惊喜,甚至本集播出当天,还上了韩国热搜。

第 6 集里,一口气能吃 5 个包子的食神——金俊亨,也来客串了《德鲁纳酒店》。在现实生活里,这位喜剧演员也是 IU 本人的偶像。

之前热播的《我独自生活》里常驻嘉宾李时言,也有客串了一名宇航员。佩服编剧的脑洞大开。

最后IU 还请来了自己的闺蜜雪莉客串财阀小公主,造型清纯可人,广受好评。

当然最最重头戏就是 16 集大结局的时候,蓝月饭店即将营业,新主人是刚刚退伍归来的金秀贤。虽然只出现了短短几十秒,精湛的演技跟灯影交叠的作用下,还是让人尖叫。

随着《德鲁纳酒店》的完结,很多人期待新社长金秀贤是否会出演第二季。目前还没有消息传出。但足以证明观众对 本剧的意犹未尽。如果你还发现其他有意思的细节彩蛋,欢迎在评论中分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微信订阅:cmf2015 ,分享有意思的电影文章

回答2:

又出9分韩剧。

洪氏姐妹操刀tvN新剧《德鲁纳酒店》,似人似鬼的奇幻设定、男女主反向的“霸道囚禁”模式都自带新奇感,播出两集之后豆瓣评分一度高达9.1,口碑在同类竞品中相当能打,IU李知恩甚至还带火了剧中丝毫不适合日常照搬的穿搭。

爱情片产能严重过剩,这导致“设定”的新奇与否已经先验性决定了一半成败,《德鲁纳酒店》的两大新奇要义,一是以“怪力乱神”的诡诞说人间悲欢离合:亡人心愿未了、流连人间,“异化”的身体中却都是能引起唏嘘共鸣的人之常情;二是男女主拿错剧本的“主动-被动”强制角色互换。

来,我们从头说起。

非常规空间的常规共情属性

“客栈女老板”这个身份本身就自带传奇质感,比如龙门客栈金镶玉、同福客栈佟湘玉等等,不论是正说武侠式的神秘风情,还是喜剧式的浸透人间世事,能在人来人往汇聚之地、掌管一方“客栈”,总是很拉风的职业设定。

此外“客栈老板”还同时具备“在场”和“旁观”两种属性,所谓在场、是因为她们总能掺和进客人的故事里,而所谓 “旁观”则是因为事外人属性、自带有距离感和结界的“记录者”身份,天然很适合“有戏”。

而《德鲁纳酒店》中张满月(李知恩饰)这位酒店女老板,不仅仅开店,开的还是个做“亡人”生意的酒店。

由此剧作也成功解锁了“非常规空间中的常规共情属性”。

首先,将想象力从常规逻辑和地心引力等物理规律中解脱出。

数千年前,一片荒地之中,树木突然变成漫天横飞的木材,飞沙走石须臾之间就搭建好一座“亡灵”客栈;数千年后,一栋白日里平平无奇的庭院住宅,在深夜又会迅速自己“增生”,长成整座城市里最高最玄最幻的建筑,月光之下自带神秘色彩。

这部剧比“惊吓效果”更突出更核心的特质,其实是偶像剧、恋爱剧中常常缺失的想象力加持效果。

不论是酒店瓶子上装饰的蛇读懂人的偷窃欲望后“活化”成真,还是电梯无需任何动力装置就能凭空上下,亦或是酒店客房秒变图书馆或者海滩的“定制化”效果,都让想象力更有发挥空间。

如同《精灵旅社》中暗黑又可爱的想象力一样,《德鲁纳酒店》也构建了这样一种奇妙次元:深藏着一栋属于亡故者们的秘密。

想象力的自由感大于渲染“恐怖”的意愿,轻喜剧和轻“惊悚”混杂在言情片里,让画风更加有辨识度。

其次,剧作以“鬼怪”写活人,以“灵异”事件的惊悚反衬现实中合理表象下的真正恐惧。

第一集里男主爸爸在德鲁纳酒店偶遇一位女客人,对方面无人色、神情木然、浑身湿透,彼时他并不知晓这是一位溺水而亡的女警察、因为卧底被发现而惨遭杀害、扔进汉江。

是所谓“女鬼”更可怕?还是活着的道貌岸然居心叵测的议员和帮凶们更可怕?答案显然是后者。

剧中李知恩“收钱”之后,拉风帅气上线、持枪破门而入,帮女警察完成心愿、讨回无法通过人间法律诉讼得到的公道,利用阴阳二界之间玄妙的可见与不可见差别,让议员“活见鬼”当众被吓之后抖出真相:你不是说杀了女警察会没事吗?

看似荒诞不科学的夜话,背后都是有人间血泪的不平事。

再次,《德鲁纳酒店》通过对往生者异世界的构建、对亡人存在身份的“变相复活”,也搭建出了现实生死以外的地带。

剧中李知恩饰演的张满月,从穿古装时期一直“活”到了穿现代装的岁月,一个人的写真集基本就能写出一部《朝鲜服饰嬗变编年史》,然而她却身份成谜、动机成谜、故事成谜。

被过度延长的“生命时间”,无疑是对命运规律的质询,是对生老病死求不得的怨憎会;这份看似“不合理”的时空区域里,隐藏的却是合理又动人的情感诉求。

此外,这其间还有男女主如同“拿错剧本”的可可爱爱瞬间。

性别剧本“互换”

言情剧最大的可怕之处在于同类竞品太多太满太泛滥,无论是偶遇、意外还是工作相识、亲朋捆绑,种种模式都已然非常“烂大街”。

所以最近的《春夜》《我们不能是朋友》都开始往“出轨”的方向动刀子,将主角设定为“各自有伴侣的人”;而《德鲁纳酒店》的求生欲,体现在“强制模式”的施受双方互换。

那些年的“霸道总裁爱上我”老掉牙系列里,男主角喜欢女主角却不明示,而以工作、还债、赔偿等种种借口强行将女主角留在身边,老掉牙、烂大街程度已经令人发指、分分钟能催眠所有观众。而《德鲁纳酒店》男女主之间羁绊的背景,本质上还是这种不情不愿的工作契约关系,当然,洪氏姐妹改写出了新意。

首先,男女主双方角色互换,惊吓和被惊吓的身份、命令和接受指令的位置都做了对调。

常规模式是男主留女主在公司,妹纸吓出“嘤嘤嘤”哭哭脸躲在小哥哥身后,而《德鲁纳酒店》中恰好都反了过来。

攻气十足的神秘女老板二十年前就已经从男主角爸爸那里“买断”男主一生前程,对方还清债务和利息之后,却依旧被她“蛮不讲理”反将一军。

具灿星(吕珍九饰)扔了她送的生日礼物月见花,又拒绝了为她酒店工作的要求,惨被她送了一份“大礼”:活见鬼。上一秒被路边没了眼睛的小姐姐吓成表情包,下一秒又被电梯里倒挂的手太长的学生妹妹吓成尖叫鸡。

女主角拉风又镇定、气定神闲,男主怂得恨不能四脚朝天装去世,这种反常规模式既能戳中笑点,又能让人对男主“从心表现下的温柔品质”有所期待。

其次,“发糖”操作和价值渗透的二元表现。

剧中张满月之所以一眼相中具灿星当经理,除了潜藏的男女主宿命感情论之外,明面上的理由是“他适合”:他适合这项安慰亡人们、帮他们了结心愿的工作。

而这个过程里,剧作显然会并列数个独立或交叉的小故事,串联起人世间的真假对错、爱憎怨恨。

目前李知恩这版张满月,略有一丝正邪难辨倾向,开篇她带着无数亡灵声称“他们为我而死”的真相仍是悬念,酒店工作人员们对她的惧怕和嫌弃(本质上依旧是爱的)也为她的千年过往增添了几分神秘,这些似乎都在暗示角色人物个性上的瑕疵,而很多时候弱点往往比完美更动人。

舒心结语

《德鲁纳酒店》本质上依旧是言情剧,但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沿用旧设定、抄袭爆款圈钱、麻痹观众的路数不同,剧作有意识启动了“发言玄远”的鬼神寓言模式:亡者依旧谈人间事;同时在陈旧套路垃圾堆里努力拼装出了一种“新模式”,这就已经值得期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