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波中的亚朵酒店:三次IPO未果,与阿里关系千丝万缕

发布日期:2021-08-24 08:57    点击次数:111

文 | 金卫

"阿里女员工"事件,意外将亚朵酒店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"阿里女员工被灌酒侵害"事件中, 网传"酒店违规办理房卡",才给了阿里高管性侵可趁之机。

8月10日晚,亚朵集团发布声明称,事发亚朵旗下济南西站国际会展中心亚朵轻居酒店,公司在事发后即成立工作小组。经核查,不存在违规制作房卡的情况。

8月11日,亚朵集团再次发表声明,经过反复内部调查确认,前台工作人员是在该女士确认的情况下,按照同住手续给该男士办理的房卡,并进行了身份登记和公安信息上传。整个流程遵守酒店业住宿管理规定,没有违规操作。

不过,这番声明很快就被济南警方打脸。同日,济南市公安局回应媒体表示,现无官方渠道认可亚朵酒店操作未违规,相关情况会再核实。"警方未认可亚朵酒店声明"的话题,再次冲上热搜。

亚朵酒店,作为一家连锁酒店,背后浮现着阿里的影子,无论是背后股权还是内部管理。两次声明让公司陷入到舆论风波中。让人疑惑的是,亚朵的这波操作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呢?

亚朵酒店是谁?

亚朵酒店2013年成立,总部位于上海。

官网显示:亚朵集团旗下拥有A.T.HOUSE、亚朵S酒店、ZHotel、亚朵酒店、亚朵X酒店、轻居六大住宿品牌,覆盖包含睡眠、香氛个护及出行等领域。

此次涉事门店为亚朵酒店轻居系列,是亚朵专注商旅的酒店品牌。

2013年,亚朵开出第一家酒店之后,用了4年时间扩张至100家酒店,其后数轮融资,扩张步伐明显加快,目前的酒店数量扩充至600余家。

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,亚朵酒店总共拥有酒店608家、酒店客房71121间。

亚朵创始人王海军,自我标榜是个文青,还有个花名叫耶律胤,据其官网介绍,亚朵名字来源于旅行中遇到的云南一个边远村庄。

王海军在接受《21CBR》采访时说,酒店有四个纬度:最低级是卖房间,再往上是卖服务,亚朵先要做的是卖体验,比卖体验再进一步就是卖流量。"始于酒店而不止于酒店,其玩法非常灵活。"

从亚朵酒店的经历可见,其擅长于IP化的运作。

2016年11月,亚朵与吴晓波频道在杭州联合打造了其第一个IP酒店"亚朵·吴酒店"。后来,亚朵酒店又先后与严选、、网易云音乐、等IP联名推出主题酒店。

有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3月31日,亚朵酒店共有14家以音乐、篮球、文学等为主题的IP酒店。

凭借创意新颖的形式,IP帮助亚朵酒店赚足了眼球,吸引不少消费者打卡入住。但IP酒店的弊端也较为明显,一旦IP出现危机也会牵连酒店本身。

复盘亚朵酒店的历程,其真正快速发展,还得益于资本的推动。

显示,亚朵酒店在2014年到2017年期间,相继获得四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君联资本、荣誉合伙人陆兆禧、德晖资本、。

其中,2016年,阿里前CEO陆兆禧就参与了亚朵1亿美金的C轮融资。据称在一次饭局中,陆兆禧对于亚朵酒店的场景电商颇感兴趣,遂决定帮助王海军完成C轮融资。

亚朵与阿里的关系千丝万缕,不仅在于阿里前CEO陆兆禧曾投资亚朵酒店1亿美元,而亚朵创始人耶律胤(王海军)是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期学员。

有报道称,亚朵酒店宣布将所有IT系统全面切入阿里云,成为是中国首家"云端酒店"。在阿里的熏陶之下,王海军多次在公司内部会议上会提及"阿里",《阿里铁军》更是亚朵店长以上都要学习的红宝书。

IPO之路

亚朵除了卷入这次的阿里事件风波,此前,亚朵酒店还深陷招股书财务造假疑云、IPO进程突然暂停等质疑。

作为一家创办8年的酒店,亚朵酒店寄希望早日IPO,但挫折不断。

2021年6月8日,亚朵酒店递交赴美上市招股书,冲刺国内"新住宿经济第一股",代码"ATAT",美银、花旗、中金公司和招银国际担任联席保荐人,拟融资额度(包含超额配售权)为3.07亿—3.52亿美元。

然而,原定7月1日登陆美股的前夜,亚朵被曝出疑似造假,最终上市梦落空。

当时有媒体爆料其招股书造假,据悉,招股书里公布的608家酒店,实际可能只有580多家。但真实原因则不得而知。

事实上,这不是亚朵第一次IPO折戟。

2019年6月,亚朵酒店与中信建投签订辅导协议,筹谋登陆创业板,但不久就终止了上市辅导工作。

2020年1月,亚朵改聘中金公司担任辅导机构,依旧拟在创业板上市,仅3个月后,亚朵再次宣布调整上市计划,终止上市辅导协议。

也就是说,亚朵酒店三次冲击IPO均以失败告终。

上市失败只是一方面,亚朵酒店的业绩表现同样不尽人意。

2020年,亚朵营收为15.67亿,净利润为3800万元,下滑了37.7%。

从毛利率来看亚朵酒店2019年毛利率为29.97%;2020年下滑至26.58%。另外,酒店入住率也由2019年的73.4%下滑至2020年的67.1%;日平均房价、平均客房收益等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。

与此同时,亚朵酒店负债不断攀升,2020年负债总额为14.2亿,2021年一季度已经增加到15.3亿元。资产负债率从去年的71.51%,增长至今年第一季度的72.85%。

有分析称,亚朵数度折戟IPO的原因是因为其达不到A股上市的相关财务标准。与此同时,亚朵对加盟模式的过度依赖以及和加盟商之间的积怨,也引发了亚朵新的经营危机。

近来,不断有加盟商向媒体反映亚朵存在店长、前台利用低价协议套卖会员卡,空住房分摊房费以及税务开票不合规等多种屡禁不止的财务问题。亚朵酒店为了拉拢加盟商投资,还故意压低了单间客房运营成本等。

连锁酒店通过加盟模式实现快速扩张、可以将业绩越做越大,将市值、估值越做越高,但是如果无法平衡与加盟商的关系,则为酒店的持续发展埋下炸弹。

亚朵酒店依赖的加盟模式,正深陷信任危机,这一次又卷入到阿里性侵事件中,对公司品牌带来影响,可谓是雪上加霜。